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媒體聚焦 Media focu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媒體聚焦正文

【南方都市報】老有所護!委員建議建立國家兜底的基礎性長期護理保險體系

發布時間:2019-03-11來源:作者:
瀏覽:0 打印 字號:

    長期護理保險(簡稱長護險)被視為養老、醫療、工傷、失業、生育5項社會保險之外的“第六險”,重點是為保障長期失能者的生活照料和醫療護理需求。 

    2019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及長期護理保險制度,并將擴大制度試點納入年度政府工作任務,意味著長期護理保險試點范圍今年有望擴大。而在此之前,承德市、長春市、青島市等15個城市試點自2016年7月以來已經進行了近3年。 

    近日,全國政協委員、三胞集團董事長、養老行業代表袁亞非在接受南方都市報專訪時表示,目前長期護理保險體系以社會保險為主,而滿足老人多元化、多層次的需求,還需要建立更加完善的保險機制,尤其要發揮商業保險的作用,這需要盡快建立國家兜底的基礎性長期護理保險體系。 


進一步擴大試點范圍是有必要的

南都: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到了“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為什么會強調這點? 

袁亞非:2012年7月,青島在全國率先試點長期護理保險,至今已有六年多。2016年7月,長期護理保險的地方摸索上升至國家層面,國家選擇了15個城市擴大長期護理保險的試點范圍,至今也有兩年多。 

無論是青島的率先試點,還是大范圍的試點,都已經探索了不短的時間,我認為現在進一步擴大試點范圍是有必要的。 


南都:今年擴大試點,可能還面臨什么問題?是否應該有相應的法律來規范? 

袁亞非:此前,長期護理保險試點主要是在探索費率和籌資能力兩個問題。只有把這兩個問題弄清楚,一個保險產品才能去準確精算其他小問題。在更大范圍試點長期護理保險,還是面臨籌資問題,即長期護理保險的資金來源是什么,以及當提供護理服務時,費率結構是怎樣的這兩個問題。 

    從實操角度講,目前長期護理保險政策的出臺都是以試點為基礎,符合目前長期護理保險的發展狀況。隨著長期護理保險試點范圍的擴大,在實踐中不斷梳理、解決問題,積累的經驗越來越多,長期護理保險的問題有可能通過立法來規范。 


南都:長期護理保險是從國外引進的一種模式,請問國際上有哪些可資借鑒的經驗和案例?探索“中國方案”應該注意什么問題? 

袁亞非:長期護理保險制度是從根本上解決老年人護理資金來源的最重要制度保障。世界各國很早就開始探索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來解決因年老、疾病或傷殘需要長期照顧的人群產生護理服務費補償的問題。 

    比如德國是全球第一個將長期護理保險設立為獨立險種的國家,1994年立法確定長期護理保險制度,1996年開始待遇支付,長期護理保險作為一項全民保險,已經成為德國社會保險的第五支柱。 

    日本于2000年正式實施《護理保險法》,是典型的社會強制保險模式,資金來源于保費和稅收,由中央政府、地方兩級政府、用人單位和個人共同承擔,其中貧困個人免繳。 

    英國的老年醫療護理全部納入醫療保障,同時政府福利也負責貧困家庭的生活護理部分。在政府負擔部分,英國采取由中央向地方撥付專項資金、由地方政府統一管理老年照護項目的做法。 

    北歐國家采用福利制,即政府籌集稅收,直接向全體國民提供基本醫療保障,這其中也包括長期護理服務。 

    美國大力發展商業長期護理保險,目前已占美國人壽保險市場30%的份額。 

    以色列于1986年通過《長期護理保險法案》,開創了社會性保險立法的先河。 

    各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的實施不僅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老人照護問題,也極大促進了護理服務業的發展。 

    探索長期護理保險的“中國方案”,一定要考慮到中國地大人多,情況復雜負擔重的國情,推廣這一利民政策要循序漸進、因地制宜。 


長期護理保險籌資機制可參照五險

南都:長期護理保險的運作和籌資機制應該是怎樣的? 

袁亞非:長期護理保險的籌資機制應該還是要參照目前“五險”的成功經驗,尤其是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 

“五險”目前的資金來源主要是企業繳一部分、個人繳一部分,還有財政安排的兜底資金以及基金的投資收益。長期護理保險被視為“第六險”,籌資機制可以參照“五險”。 


南都:商業保險也是長期護理保險體系中的重要參與方,應該如何促進商業保險行業的參與? 

袁亞非:目前長期護理保險體系以社保為主,目的是滿足老人基本護理需求。若要長期護理保險健康發展,并滿足老人多元化、多層次的需求,必須建立更加完善的保險機制,尤其要發揮商業保險的作用。 

    目前商業保險公司主要通過承接居家護理標的,并轉包給第三方養老護理公司開展服務的方式參與長期護理保險建設。 

    面對廣闊的居家養老護理的市場,建議更多引導市場資源,通過適時出臺商業保險稅收優惠政策等方式,鼓勵商業保險更多進入該領域,開發和推動商業長期護理保險產品及服務形態創新。 

也可以充分利用現有居家養老公司豐富的服務和運營管理經驗,鼓勵和引導商業保險機構加強與養老服務企業的戰略合作;同時鼓勵商業保險加大養老產業投資,積極參與和推動長期護理保險體系建設。 


南都:商業保險在參與長期護理保險中,還面臨什么困難和風險?如何來解決? 

袁亞非:長期護理保險的性質非常接近醫保,從機理上講,必須以國家強制性的基礎性保險作為兜底,否則商業保險機構的逆向選擇風險、道德風險將非常高,導致的結果就是,要么商業長期護理保險變味,要么保費特別高,不具備大規模發展的條件。 

因此,商業保險機構參與長期護理保險,目前面臨的問題還是國家兜底的基礎性長期護理保險還沒建立起來,應該盡快建立國家兜底的長期護理保險體系。 


南都:長護險體系中的長期護理服務至關重要,我們注意到,去年三胞集團在長期護理保險領域有許多突破,下一步還將怎么做? 

袁亞非:長期護理是養老服務中的一個重要品種,是針對失能失智的老人提供生活與醫療服務。我們主要是做養老服務,在長期護理服務這個領域,三胞旗下多個養老企業均有涉及,我們是長期護理保險的服務供應商。 

下一步,我們旗下的養老企業將根據各地長期護理保險的試點要求,調整自己的產品,積極參與長期護理保險的服務招標,根據需求定制服務。當投保老人需要服務時,我們積極兌付專業的長期護理服務。 


南都:您曾說要推進居家養老服務和長期護理保險相結合,現在還未能結合,主要是什么原因? 

袁亞非:目前長期護理保險由醫保部門(從原人社部門分立出來)主導,通常針對高齡失能老人提供基本生活照料和常用臨床護理服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老年人的照護問題。而目前居家養老服務則由民政部門主導,政府購買服務對象以“兜底老人”為主。 

政府兜底的居家養老與長期護理保險的主導部門不一樣,二者提供的服務項目雖然有重疊,但也有不同之處,無法互相取代。 


南都:這個問題應該如何解決? 

袁亞非:我建議加強民政部門與醫保部門間的溝通協調,一方面對居家養老、長期護理保險服務項目進行明確分類、建立標準,盡量避免重合并做好銜接;一方面對服務對象進行再評估,對同時符合居家養老與長期護理保險條件的老人,可同時享受這兩類服務,以真正實現“老有所養”“老有所護”。